天送埤是蘭陽平原最高的地方,蘭陽溪從天送埤之後,便橫切平原而直衝太平洋,以平原而言,天送埤是「水頭」地方,其水質比平原其他地方清純、乾淨,加上其位於山邊,雲霧容易瞭燒,雨天多濕氣重,然而,在這種天然環境的孕育下,加上其肥沃的「濁水」和泥土,卻也造就了本區特有的人文氣息。天送埤為三星鄉天福、天山二村之舊稱。地名起源淤清朝嘉慶年問,曾有通事名天送者與吳沙合作,說服諸番事開墾。因其曾在此地利用西南山中之天然地形,儲水淤埤,再引水灌溉,故取其名,稱此埤為天送埤。曰治時期,在宜蘭廳叭哩沙撫墾署下,曾設有天送埤出張所,這是天送埤地名首見於官方文字記載。

(一)、過往的湖泊天送埤

天送埤地名的由來,鄉里傳說較為廣泛的有兩種說法。「埤」指水池,這當然沒有疑問,有趣的是「天送」之說饒富傳奇。最簡單的說法是:「天送之水天送來」,今曰老茄苳樹下這一片沃田,原來就是天送埤的湖泊所在。傳說湖水四季不絕,甘美異常,除供應灌溉、日用外,盛產的魚類更是取用不絕。天送埤無疑是老天賞賜的寶物,於是「天送」之名自然而然的流傳下來。另一種說法則認為「天送」是一個人的名字,天送埤乃是為了紀念他得名。

(二)、走番仔反的城仔底

在族群生存空問的競爭裹,漢人節節侵佔平埔族人的田地成功後,也直接面臨到與原著民的衝突。天送埤居民的父祖先輩,在移民早期都經歷過原住民「出草」的恐懼。天送埤最造早的聚落是在城仔底形成,初墾時種有幾欽稻田、甘蔗,居民最多曾達四十幾戶。城仔底剛形成聚落時附近還沒有其他街市,山上的原住民常常「出草」獵頭,城仔底的孩童常得跟著大人「走番仔反」,即逃避原住民「出草」,年紀大一點的天送埤人不是聽父祖輩說過,就是親身有驚懼的童年記憶。

(三)、三腳馬仔引水發電

民國十年,同樣是蘭陽平原的農村夜晚,其他鄉鎮還閃著油燈暈黃的微光,天送埤的夜晚卻已從油燈的一抹暈黃綻開為通明。因為台灣電氣會社在天送埤蓋了一座天送埤水利發電廄。電力足以供應一、兩萬盞的電燈使用,所以使天送埤的照明在七十多年前便遙遙領先其他鄉鎮。
由於電廠的設立,天送埤當地多了一項特殊的行業一鄉「三腳馬仔」。在沒有提防、水壩的年代,「三腳馬仔」可以是防範水息的臨時防禦工事,也可以在水力不足時,阻擋水勢,導引水流供發電使用。它的結構是由三根木柴綁成三足頂立的樣子,兩根前腳較短,後腳則較長,所以,叫作「三腳馬仔」

(四)、繁華一時的轉運站

太平山鐵道的運輸有幾種主要目的,分別是二結糖廠載運甘蔗、天送埤蓋務電廠運送機器以及太平山伐木拖運木材。各段鐵路建設的時間不盡相同,民國十三年才開始全線通車。不過這條鐵路跟一般平地的鐵路榦線不太一樣,鐵軌比較窄,車廂也比較小,這小一號的火車便稱作「五分仔車」。這段長達三十六點四公里的森林鐵路,對天送埤地方產生巨大的影響。因為是鐵道進入山區的最後一處補給站,對居民而吉不但增加了工作機會,而且還吸引了許多外地人前來工作,繁榮了地方經濟。